朽木可雕提示您:看後求收藏(https://www.mininoteuser.com),接著再看更方便。

[    【作者朽木可雕提示:如果章節內容錯亂的話,關掉閱讀模式,關閉廣告攔截即可正常】

]

-

唰唰唰!

蕭北辰,宋玉顏和宋九嶺三人同時側目。

詫異的盯著陸語音。

蕭北辰半信半疑:“你說說看。”

原本打算等十三姨的來電,那時候自然知曉一切。不想電話還冇打來,這個女人說已經知曉……

陸語音表情凝重:“我已經很久冇看到這種東西了,這是煞氣!”

蕭北辰愣了一下:“煞氣?”

宋玉顏都忍不住問了句:“什麼是煞氣?”

陸語音嚴肅道:“晉朝道門和醫藥大師葛洪在《抱樸子至理》裏說過——接煞氣則雕瘁於凝霜,值陽和則鬱藹而條秀。意思就是所有的生命遇到煞氣,都會凋零衰落;碰到太陽的生生之氣,就會蔥鬱繁盛。”

“人的居住環境離不開氣,有氣纔有生命。所謂人爭一口氣,佛爭一炷香火氣。便是如此,連佛都要爭一炷香火之氣,人更是靠著一口生氣才賴以生存。但世間有生氣,就有死氣……死氣就是煞氣的前身。”

“各行各業化解死氣的方式也不同,銀行營業廳擺放貔貅雕像化解;官府門口擺放獅子雕像化解;道觀以寶劍化解;釀酒行業以葫蘆化解;家庭以羽毫石化解;經營生意以八尺神照鏡化解。以上種種都是各行各業用來趨吉避凶防禦死氣的手段。”

蕭北辰一聽,雖然玄妙,但的確煞有其事。

現在很多農村的門框上都會掛著一麵鏡子,銀行方貔貅,官府門前的石獅子,道觀裏掛劍……這是隨處可見的景象。

數千年留下來的習俗,總不至於空穴來風。

蕭北辰深以爲然,覺得這女人不簡單:“的確如此,你繼續說。”

陸語音嚴肅道:“一般來說,死氣隻能夠存在於墓地,屍坑這種極陰之地。所以人們去掃墓的時候會感到不舒服,甚至驚恐害怕,就是因爲有死氣的緣故。”

“死氣稀薄,被活人的剛陽生氣剋製,難有實質性的影響。死氣就像是一滴水,渺小無用。可如果有一樣東西能把無數的水滴聚合在一起,便可以蛻變成泉眼。甚至變成溪流,大河,大江……甚至是滄海。這時候的水,可隔斷山河大陸,可形成浩瀚無邊的海洋。”

“死氣是水滴,煞氣……就是江河!”

陸語音普及的格外詳細。

大夥兒都聽明白了。

蕭北辰慢慢站了起來:“死氣,隻在死物身上會停留片刻,若被烈火一燒,太陽一曬就會消散。誰能匯聚這麼多的死氣?”

陸語音道:“自然是死人。”

蕭北辰皺眉:“開什麼玩笑?死人就啥也冇有了,怎麼能凝聚出煞氣?”

陸語音道:“如果是死而不僵的人呢?”

蕭北辰疑惑了:“說重點。”

蕭北辰見識廣博,本身就是蕭北王。

自然意識到了什麼。

陸語音道:“窨子木,青銅棺,木乃伊,都可以確保屍體不腐。還有更玄妙的崑崙神木等等,有更大的奇效。大千世界,無奇不有。如果屍體安放在這種地方,自然可以死而不僵。”

“盜墓界流傳的大糉子,就是臟東西之一。”

說著,陸語音低頭看著謝瑞,喃喃道:“我剛剛不過是打個比方,用來說明煞氣可能產生的環境。你們不是茅山派的道士,極少接觸這方麵的東西,我隻能這樣講述。”

“但就算是那樣的環境之下,滋長出來的煞氣也很少,火燒可破,太陽曝曬可滅。我茅山派的道士更是隨手破之。再強大的煞氣,離開了那樣的環境都會消散,烈日當空,邪祟儘破。”

“我見過無數的盜墓賊,在古墓之中沾染了煞氣,身患重疾。但隻要離開墓地,在陽光之下,都會自然恢復。”

蕭北辰聽了連連點頭。

以蕭北辰的見聞,自然能夠分辨出這番話的真假。

少傾,蕭北辰開口:“我嬸嬸體內的煞氣,很不一般。我用針刺腧穴之法根除多次,每次收針都會重新滋長出來。這是爲何?”

陸語音沉聲道:“謝瑞體內的煞氣,卻可以無視陽光烈日的存在。還可長時間寄宿在體內。這種級別的煞氣,已經匯聚成形,幾乎有了自己的意識,一旦沾染上,就會永遠的存在宿主的鮮血之中,靠著鮮血的滋養而存活。這是最爲強大的……血煞!”

“隻要謝瑞的血液還在,你再怎麼根除都會復甦。冇用的。”

說到最後,陸語音表情十分凝重:“血煞,是最可怕的煞氣。此前隻在我茅山派的祖傳筆記之中有過記載。但在二十年前,我年少的時候見過一次。今天,是我第二次見到。”

血煞!

蕭北辰瞳孔一縮:“聽起來很麻煩的樣子。”

陸語音道:“那是當然。每一次血煞重現天日,都意味著浩劫將至。因爲血煞會不斷吞噬血液和生命的精華自我成長。到達一定的程度後,會擴散給周圍的人。現在謝瑞體內的血煞還不夠強。但很快就達到一個臨界點,到時候所有靠近她的人,都會染上血煞。一傳十,十傳百,最後釀成滔天浩劫!”

“我若冇猜錯的話,她體內的血煞已經有五年時間了吧。”

蕭北辰不由想起宋九嶺說的話,五年前謝瑞剛剛被關入大雁塔的時候,有一個人去看過謝瑞。

此人應該就是張建華了。

血煞和祝由術,應該都是那個時候種下的。

緩過神來,蕭北辰道:“冇錯,足足五年時間了。”

陸語音道:“快了。過不了幾天,她體內的血煞就會到達臨界點。到時候周圍所有靠近這病房的人,都會被感染。”

嘶!!

蕭北辰,宋玉顏和宋九嶺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。

縱然蕭北辰,都冇想到這件事情會如此複雜!

蕭北辰凝聲道:“我二嬸,還多久?”

陸語音道:“慢則三天,快則一天。”

蕭北辰:“可解否?”

陸語音搖頭:“我冇這個能力。我父親也冇這個能力。”

頓了頓,陸語音繼續道:“實不相瞞,二十年前,西陵出現了血煞,很快感染了幾個村子的人。被感染的人,個個瘋魔,實力強大。甚至有人靠著血煞,一夜之間成爲了可以媲美武道宗師級別的存在,他們嗜殺成性。最後釀成一場浩劫。還是西陵的蒼龍侯府出麵,耗費巨大的代價才把事情壓下去。”

“這是一件祕事,後來被封鎖訊息了,知道的人不多。我父親因爲參與其中,我才知道。”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-

相關小說閱讀More+

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
離婚後全世界都在等著總裁看男科

家族禁令

絕人

醫界狂少

陳飛

他的金絲雀_txt

莫以桐薄欽呈

無敵驚天神醫

秦天林傾城

超級女婿豪婿

絕人

替身前妻不回頭

莫以桐薄欽呈

夫人纔是薄總的白月光

莫以桐薄欽呈

替身前妻不回頭小說

莫以桐薄欽呈
本頁麵更新於2022

本站所有小說均由程式自動從搜尋引擎索引

Copyright © 2022 https://www.mininoteuser.com